君嗨森-

为铁虫事业做贡献✍🏻💛❤️

平安京行

鸦天狗从主子的房里偷了一张画像出来。

画是简易的墨水画,虽是红红黑黑几道墨
水印子却将画中人描摹得俊美绝伦。

鸦天狗盯着其额上朱红色的印记心里暗叫,美人!美人又怎样,那也是自家主子画技好。不得不说,自从那日在石桥上与阴阳师擦肩,大天狗就不对劲了。回来就捣鼓出落了厘米厚的纸笔来作画,鸦天狗数了数,画了十张有余。他手里的只是其中一张小的。

可他怎么没什么印象呢?鸦天狗又看了看手里的画像,哦,他想起来了,那日他一直盯着那条大大的狐狸尾巴瞧,传言安倍晴明为人温和谦逊,他还纳闷为何大夏天这人穿着名贵的皮草到处显摆,原来那是只狐狸。

鸦天狗将画卷成筒状塞进袖里,并不想打扰正在休憩的大天狗,他缓缓张开双翼,黢黑的翅膀卷风而起像一只欲飞擒猎的乌秋。不忍心再看着自家主子沉迷相思日渐消瘦,他决定去找妖狐。

俯瞰平安京,一片祥和。偶尔冒出的一团张牙舞爪妖气也很快就被压了下去,其中最安适的一块地方便是弥漫着一股子狐骚...不是,一股子花香的巨大庭院,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。

鸦天狗降落在阴阳师的结界外,他有些紧张。理了理羽毛,将一双碧蓝犀利的眼从天狗面具后面露出来。进了结界,只有一只半梦半醒的白狗在把门,他想,狗能看住什么?至少也派只狐狸呀。

鸦天狗见院里有人出来,正要询问却发现来者正是那妖狐,吓得他赶紧用翅膀将自己包起,只露一只鸦眼在外头。

与主子画中如出一辙,这妖狐一袭蓝衣配霜色柔毛,白面上媚眼如琥珀,眼尾再染朱红油彩与额上印记照应,温润且狐媚,丹纯微启冒出一句:

“噫!啥玩意儿!?”

鸦天狗听了有些生气,霍的一下打开翅膀以示威严,虽然展开后没主子那么大,但也鸦模狗样的。

妖狐被吓了一条,肥尾巴一抖,等他定神再看,黑羽加上巨丑的天狗面具,所经之路都会遗落黑晶的羽毛。他激动的凑上去:“你...你该不会是...”

鸦天狗诧异之余有些得意,得意的同时又有些害羞,想不到一面之缘这美人就认出自己了,面具下黝黑的脸蛋黑里透红。

“大..大..大天狗吧!”

鸦天狗脸一黑,想说你认错人了,但看着妖狐粉扑扑的双颊一脸盼夫相便心软了。

“咳,正是。”

妖狐一听果真是大天狗,兴奋的朝远处的树挥了十几下突突嘴里大叫:“阿爸!!啊爸!!是艾斯艾斯尔!!”

鸦天狗虽心有愧于主子,但他还是不禁感叹,激动成这样,这是有多非?

鸦天狗等妖狐和安倍晴明都镇定下来才道,此次来访就是想请妖狐去天狗林做客,虽然鸦天狗也不知妖狐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,但他是再也不想看见自家主子消沉下去。晴明一听要把妖狐抢走,他可不干,抱着肥尾巴死活不撒手,他说,你别以为你是艾斯艾斯尔就了不起,妖狐是我的命!

正当鸦天狗劝阻之时,一阵狂风袭来卷起残叶和砂石,风停后有似黑珍珠般亮晶羽毛飘落,妖狐一看慌了起来。

“阿爸,你看你不让小生去,鸦天狗也来了...”




---

✌️

评论 ( 5 )
热度 ( 40 )

© 君嗨森- | Powered by LOFTER